申请试用

互联网+解决方案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解决方案

版权局约谈音乐服务商,三强之争出现新的转折

作者:阿搜拉 来源:艾瑞网 发布时间:2017-09-13

摘要就在阿里音乐集团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共同宣布双方达成版权转授权合作的下午,一则“国家版权局约谈主要网络音乐服务商,要求全面授权广泛传播音乐作品”的消息再次刷了屏。

就在阿里音乐集团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共同宣布双方达成版权转授权合作的下午,一则“国家版权局约谈主要网络音乐服务商,要求全面授权广泛传播音乐作品”的消息再次刷了屏。


先划重点,约谈的中心内容总结起来有两点,一是不得哄抬版权授权费用,二是不得抢夺独家版权,可谓直指目前在线音乐市场巨头争霸的问题所在,有人吐槽,怪不得上午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宣布了版权合作。


“魏国地广势大,但无奈始终不如三国中实际资源最少的蜀那样得人心,至于吴因为内部瞎折腾已经自废了对魏的威胁,所以魏联吴就是为了把蜀彻底摁死”,有媒体人在朋友圈评论道,拿三国故事来套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三家如今的竞争态势最合适不过了。


9月12日,阿里音乐集团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共同宣布,阿里音乐集团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双方达成版权转授权合作。


上午,虾米音乐推送,“BIGBANG版权回归,韩流嘻哈帝王来了”。


谁也没想到,曾经水火不容的两个巨头如今握手言和,持续一年之久的半壁江山之争落下帷幕,三足鼎立的稳定态势岌岌可危,留给网易云音乐的时间还多吗?


腾讯阿里握手背后,联合打压网易云音乐?


纵观如今的在线音乐市场格局,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三强鼎立,再加上太合音乐凭借一系列收购动作向前跻身,格局明确。


但在一片风平浪静之中,网易云音乐动作不断。


今年3月份,网易云音乐先是上线4.0版本,内容社区增加短视频分享功能,紧接着在杭州地铁推出“乐评专列”,将5000条乐评铺满地铁,在朋友圈刷屏;4月份宣布完成A轮融资,之后打造“音乐专机”,又与农夫山泉合作推出限量版“乐瓶”,将30条乐评印到4亿瓶农夫山泉上;7月份,推出“音乐的力量”全新品牌宣传片,再次刷屏。


“云村”的一系列动作无疑进一步赢得了人心,同时也对对手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与此同时,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的版权协议到期,8月份,网易云音乐下线了包括容祖儿、泳儿、张敬轩等歌手部分歌曲以及不少韩国歌曲,8月11日,根据第一财经的报道,腾讯音乐还以网易云音乐侵权、盗版为名向深圳法院提起诉讼。


这背后不由让人联想,此次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的联手是否是为了压制网易云音乐?


因为历史实在是太像了。一年之前,阿里音乐轰轰烈烈地攻城略地之时,时任阿里音乐CEO的宋柯曾放言“我们只有半壁江山但够了”,其时,腾讯音乐还未与海洋音乐集团合并,为了制衡阿里音乐,腾讯音乐向多家平台分销版权,孤立阿里音乐。


版权之战本来已有偃旗息鼓之势,但今年以来,太合音乐凭借一系列版权收购也逐渐建立起自己的护城墙,在这样的形势下,版权的重要性再次被提到战略位置。


对于这次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的联手,不少音乐圈人士评论“用户是最大的赢家”,不可否认的是,对于挣扎在几个在线音乐APP的用户来说,他们确实终于可以少下载几个APP了,但是在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破冰的反面,腾讯音乐却以版权为名与网易云音乐对簿公堂,商业版图之争背后远没有“用户为先”那么简单。


如今网易云音乐势头渐猛,阿里音乐与腾讯音乐破冰合作、制衡网易云音乐也并非没有道理。


战事激烈,在线音乐进入双阵营对阵阶段?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在一系列分分合合的版权游戏背后,无非是在线音乐市场一轮轮的卡位战,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在在线音乐的春秋战国时期,那时候虾米音乐、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天天动听、多米音乐、千千静听(百度音乐)各自为政,那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那时候还没有逼格之分,没有抢占地盘之忧,“Hello,酷狗”、“听音乐用酷我”的提示音响彻初高中生的课间。


2013、2014年,在线音乐迎来整合期,海洋音乐集团整合了酷狗酷我,阿里巴巴整合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组建阿里音乐,基本奠定了QQ音乐、海洋音乐集团、阿里音乐三足鼎立的格局。


然而,随着海洋音乐集团赴美IPO失败,与QQ音乐合并成立腾讯音乐娱乐集团,阿里星球一蹶不振,阿里音乐的战略重心重新回到虾米音乐,这一格局再次被打破,深耕内容和社区的网易云音乐“异军突起”,让各家平台都感受到了威胁。


在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开放曲库之后,意味着目前的在线音乐市场基本上形成两大阵营,网易云音乐一方与以QQ音乐、虾米音乐为首的版权优势方。


那么网易云音乐会不会被版权困境掐住喉咙?


版权费高涨导致国家喊话:切勿恶性竞争


此次腾讯音乐与阿里音乐的合作主要包括以下内容: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将独家代理的环球、华纳、索尼全球三大唱片公司与YG娱乐、杰威尔音乐、LOEN等优质音乐版权资源转授至阿里音乐,曲库数量在百万级以上。


同时,阿里音乐独家代理的滚石、华研、相信、寰亚等音乐版权也转授给了腾讯音乐娱乐。简而言之,就是说,BIGBANG、周杰伦、李宇春、蔡依林、TFBOYS、苏打绿等歌手的歌曲能在虾米音乐收听,而五月天、林宥嘉、田馥甄、李宗盛等歌手的歌曲也都会向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的用户开放。


尽管除了版权之争,音乐圈玩法毫无新意这一现象已经被吐槽过无数次,但作为最显而易见的能够决定用户去留的影响因素,围绕版权的战争似乎永远没有结束的一天。


这次国家版权局提到的不得哄抬版权授权费用的问题也并非空穴来风,今年5 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宣布与环球音乐集团签订了中国大陆地区数字版权分销战略性合作协议。


有媒体报道称,当时,腾讯音乐、旗下拥有百度音乐的太合音乐、阿里音乐和网易云音乐都参加到了环球音乐版权的争夺中,授权费一路高涨,从最初的三四千万美元到了最激烈时的 3.5 亿美元现金加 1 亿美元股权,几乎是天文数字。


之前有音乐圈人士曾经表示,事实上在规范网络音乐正版化之前,唱片公司的版权基本上处于一个无人问津的境地,在版权正版化之后,价格才水涨船高。


这一现象和电视剧版权何其相似。经过长达十年左右的时间,电视剧版权已经从最初的十几万一集上涨到千万一集,导致版权成本成为各视频平台最大的负担,严重地拖延了在线视频盈利点的到来。


越演越烈的版权大战还没有停手的迹象,突破二千万一集、三千万一集也指日可待,显然国家版权局不希望在线音乐方也走这一路径,陷入恶性循环中。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微信号阿搜拉科技扫码有惊喜喔!

Copyright © 2005 南京阿搜拉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05049081号